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长沙夜网论坛-长沙桑拿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导航
搜索

长沙话有韵味,但比起长沙的夜生活来还差点

2019-5-13 08:24| 发布者: 长沙夜网| 查看: 251| 评论: 0

摘要: 长沙夜生活绝对火爆,长沙话有韵味,但比起长沙的夜生活来还差点。“既有强大的娱乐精神,又有心怀天下的能量,长沙人真的很有意思。”都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魔幻的地域特色和会玩的长沙人,某种程度上已经勾勒出 ...
长沙夜生活绝对火爆,长沙话有韵味,但比起长沙的夜生活来还差点。“既有强大的娱乐精神,又有心怀天下的能量,长沙人真的很有意思。”都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魔幻的地域特色和会玩的长沙人,某种程度上已经勾勒出了背后这片土地的硬核画风——星城长沙,才不是什么没有故事的二线小城市呢。


长沙的硬核,首先给人以冲击的,当属塑普。塑普,即塑料普通话,长沙方言词典对此定义为“说得不标准的普通话”。长沙人民喜欢用“塑料”来形容次品,虽然塑料二字看似毫无威力,可长沙塑普的杀伤指数却是核弹级的。连续二十年的娱乐输出,让很多中国人听懂了长沙话,知道了什么是妹陀。/ 早期《快乐大本营》片头

段子手“蜻蜓队长”曾开过这样一个脑洞:把东北腔、台湾腔、天津腔、港普、川普、塑普,以及一个说广西普通话的人,关在一起三个月后,大家一开口会是什么味?好妹妹乐队成员张小厚一句“我觉得塑普赢面很大”直接被顶上了最赞。

哪怕你没有来长沙念大学,没有过全班15个省区的同学最终都被同化成了一种调调的切身经历,可一打开湖南卫视,那些被塑普调教过的艺人也会用刹不住车的音调告诉你:没有脱口而出过塑普的人生是不完整的。陈学冬,录制《一年级》时被一群小朋友感染,跑偏出了一口凡是以“类”字结尾的长沙腔;《花儿与少年》里的陈柏霖,即便跑到了亚马逊,即便有台湾腔如此坚实的防御系统,也没能摆脱被工作人员随身携带的塑普洗脑的命运。

就连《声临其境》中表现惊人、看似对声音拥有满分控制权的韩雪,一不小心也会丢盔弃甲,绣口一吐就是满屏弗兰话。

主持人汪涵做了许多年的长沙话代言人,塑普可爱之处在于腔调神似rap,以语气词实现单压双压,让人随时随地就能开嗓battle。实力为塑普代言的张艺兴一开口有多么余音绕梁,不止极限男人帮,全中国人民都知道了。然而张艺兴和上述新晋湘籍艺人们只是为大家普及了“哎哟喂”“别搞我咯”这种以语气词辅助的简单句,真正的长沙方言,可不止洗脑这么简单。

比如周游湘鄂赣的文学9大家汪曾祺,就曾经感受过让人窒息的长沙方言。在长沙,有一个同志的鞋坏了,去修鞋,鞋铺里不收。为什么?修鞋的不好过。“不好过”其实就是长沙方言里身体不适的意思。与此类似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表述,在长沙方言里可谓是数不胜数。比如当长沙人民递上一杯茶,热情地问你“哦不哦”时,请不要自作多情地认为他们是想要请你吃饭,他们只是礼貌性地问问你烫不烫而已。

除了有别于其他语言的专属词汇表,长沙方言还有普通话不及格地区的通病:h和f不分,n和l不分,zh/ch/sh和j/q/x不分,平翘舌不存在的,前后鼻音这种高阶发声就更别提了。塑普一句话转五个弯,语速快到可以飙车,如精神污染传遍全国。唯独绕口令,成了长沙方言的阿喀琉斯之踵。早在半个世纪之前,相声大师侯宝林就曾对长沙方言相声寄予厚望:“广东有粤语相声,长沙有独角戏,长沙话方言相声肯定有发展前途。”
奇志大兵的相声风靡一时,他们的作品是传统相声和长沙歌厅文化结合的产物。

《2017年中国网民失眠地图》公布,长沙意外杀进前三,成了在熬指数上唯一可以与北上广深一战的城市。或许其他城市居民的睡眠欠佳可能是为了买房赶due,唯独长沙,相比被动失眠,主动去嗨才更符合这个城市活跃表达的夜生活基因。

别的城市,夜生活都是呈点状分布,比如北京,热闹的永远只限于三里屯或工体。可长沙的夜生活,却呈现出难以全面统计的线状分布——任何一条叫不上名字的巷子,都可能藏着一家或数家夜夜笙歌的店铺,容纳着精神亢奋的灵魂。辉煌一时的长沙田汉大剧院,每晚都会上演一台综艺晚会。动不动就通宵营业的店铺摊点洗脚城,随随便便一召唤就能凑齐两桌麻将的酒吧搭子。

在长沙,聊天时也别总问人睡没睡,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骂人。毕竟早睡有可能是因为缺钙缺铁缺钱缺觉,但更主要的,还是缺朋友。不管是夜晚十点还是凌晨两点,杯子碰在一起,都是不想睡的声音。长沙的夜里,弥漫着挥之不去的荷尔蒙气息,失眠者在这里感受不到任何时差,嗜睡者也能保持清醒,对于不需要保温杯里泡枸杞的年轻人,长沙的夜晚总能引起极度舒适。

每一位吃货,都能在冬瓜山找到属于他们的“深夜食堂”;每一个玩咖,都能在解放西的舞池领略到“喝到吐唱到哑笑到流泪哭到趴”的超快感……嗦粉、搓麻、洗脚、泡吧、烧烤,在长沙只需要一个晚上,愿望清单上的娱乐活动都能给你安排上。所以长沙人和人交朋友,从来不在乎对方会不会玩,再会玩也不如他们会玩。”刷手机的寂寞?还是留给其他城市的朋友吧。”第二天一早,长沙人的米粉,唤起活力早晨!

长沙人的胃口,就是硬核,在玩上不服输的长沙人,在吃上,更是无所畏惧。
虽然在舌尖系纪录片里无法拥有姓名,但长沙人爱吃、会吃、敢吃的属性还是一万年不曾改变。火宫殿的臭豆腐,就是好吃。老饕陈晓卿曾对特色菜有过悲观论调:“所谓特色菜都会迎合外地人的口味,并随之变得中庸和迟钝。”而在长沙,如果有人下单时备注少盐少油少辣,大师傅极有可能会把锅铲一扔:“哦,那你来炒。”

少辣是不可能少辣的,辣椒作为湘菜的灵魂,不仅出现在了长沙人的餐桌上,还在剁椒鱼头、辣椒炒肉等名菜里占据C位。辣到用时方恨少,一勺剁椒也能送一口饭。来长沙辣椒管够,以辣椒炒肉食谱为例,“五花肉切薄片,青尖椒斜切长筒。五花肉炒出油,精肉开始焦黄,加青椒翻炒,炒到椒皮破裂,再加盐、酱油和辣椒粉即成。”如果把辣椒的戏份删掉,这份食谱的诱人指数也必然大打折扣。

湘菜的辣,有酸辣、酱辣和咸辣等多种层次,每种食材在这里都能找到它的专属下锅方式。比如鸡胗、鱿鱼搭配泡椒做成酸辣系,才能对得起食材本身的鲜香脆爽;肉质敦厚的雄鱼头自然要毕业于酱辣系,用集咸度与辣度于一身的酱辣椒爆炒煸香,方可在蒸煮时渗透滋味。没有辣椒,让湖南人怎么做菜?

长沙人对于口味的执念之深,连自带小清新光环护体的蔬菜也不放过。吃遍四方的汪曾祺就曾惊讶于湖南人化腐朽为神奇的厨艺,早年因为果肉太苦而只供观赏的癞葡萄——苦瓜,“加青辣椒、豆豉,少放点猪肉,湖南人可以吃三碗饭。”即便没有一颗铁打的胃,可在健康和口味面前,长沙人向来是只选后者,不带半点犹豫。

除了重油重盐、热炒加辣的这种不被健康专家所推荐的烹调方式,长沙人民还钟爱各类熏制、腌制食品。口欲当前,怕死是不可能怕死的,下辈子都不可能。千万别用致癌等理由婉拒长沙人发出的槟榔邀请,在你谈论口腔癌时,说不定他们还会再给你递来一支白沙烟。

吃菜爱热炒,饮食方式里也沉淀着长沙人的个性——火爆。面对公交车上敢跟司机抢方向盘的泼皮无赖,有些城市的人做了看客,有些城市的人出手拦腰抱开,长沙人则是直接出脚,用一记飞踹平息安全隐患。宁浩在回答为什么在长沙取景拍摄《疯狂的外星人》时就曾分享过一件趣事。当时他打车去跟人会面,到了目的地马路对面。因为堵车,的士司机死活不愿意掉头开过去,屡次用塑普魔音轰他下车:“就在对面类,你自己走过去咯。”

宁浩倍感无奈,也突然有了灵感:“我觉得挺棒的,怎么想怎么来。很冲!就那种节奏,就那种性格,才能发生那种特别敢想敢干的故事。”敢想敢干,长沙人不怕死、霸得蛮的故事,历史上已有太多记录者和见证人。诚如裴士锋在《湖南人与现代中国》一书中所言:“中国近代史上,湖南所产生的改革者、军官之多,居中国诸省之冠。”

而这之中,一大半都来自长沙的九个区县。不是所有长沙人都能像左宗棠一样进能庙堂之高退能江湖之远、去发挥“绝口不言和议事”的气魄;可大多数长沙市民,在家长里短的琐碎中,仍尽力活出了一个生活革命家该有的样子。

岳麓书院门前,挂着“惟楚有才,于斯为盛”的对联。民国时期的长沙,咖啡店为博关注搞了场选美比赛,有人热爱裸泳,有人为情自杀。今天的长沙,被《中国城市经济竞争与发展综合评估》正式敲章二线城市。常住人口破800万、跻身GDP万亿俱乐部、中国首座媒体艺术之都、连续十年蝉联最具幸福感城市……

相比这些数据和排名,刀刚火辣、飒到没边长沙人和车马邮件都慢的民国时期一样,仍然更关心生活的实际温度:内裤干了么?秋裤能脱么?早餐嗦粉盖什么码?加不加鸡蛋?就像《两只狗的生活意见》中旺财的扮演者刘晓晔所形容的那样:“既有强大的娱乐精神,又有心怀天下的能量,长沙人真的很有意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网站地图

GMT+8, 2020-9-21 04:28 , Processed in 0.07270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长沙夜生活网-长沙夜生活最人气第一门户网站

© 2001-2019 www.0731yewang.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