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长沙夜场网-长沙夜生活第一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导航
搜索

长沙夜生活网出品-浴场风云录之桑拿浴场中形形色色的人

2018-1-12 20:21| 发布者: 长沙夜网| 查看: 2499| 评论: 0

摘要: 长沙夜生活网特邀在长沙做过多年桑拿浴场经验的资深经理讲述浴场中那些有趣的事!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长沙夜生活网了解更多长沙浴场里的故事!
浴场经理碰到五不烂

    刚才有长沙夜生活网的同学在QQ上问,经历了这么多事,有木有遇到过吃霸王餐最后没搞定的事情?

    有,真的有,就那一次,至今引以为耻,他大爷的。因为浴场经理那次碰到了一个,不,是一家五不烂。五不烂是长沙俚语,意思是蒸不熟锤不扁油盐不进西夏得没边没沿的那种。在北方把这号角色叫做泼皮。 那又是一次查出吃霸王餐的,两个人进场,一个人做完按摩先走了,留下一个,结果出来说没钱。总额不大,好像不到一千吧。

    保安给带过来的是个长沙老满哥,三十多岁,瘦得和干巴猴似的,口袋里布粘布,拢共五十多块钱,半包精白,连个手机都木有。进来一见我坐那,身后几个彪形大汉,知道情势不对,还没等我们开口就先嚷嚷,我也是被骗的,是我那个玩的好的带我来的,把我买在这里了。我冒钱,你们看哦是搞就是的。

    这就是所谓的调子高了,合着你欠场子消费还有理了不是?手里那时候正拿着个厚皮笔记本冒充斯文人儿,就站起来准备问问这丫所谓玩得好的有木有电话,没想到那老满哥嗷的叫了一句,你是想打我撒,你来撒,你打我撒。 尼玛的,这台词是不是特像星爷的《白面包青天》里面方唐镜那句?接下来一句是,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贱的要求。其实我们那时候已经不打人了,但这是在找抽啊,顺手就操起笔记本一耳光煽过去了。还没打到呢,那位爷就啪吉往地板上一躺,嚷嚷,你们莫打我啦,我有病的啦,打坏了我你们负不起责啦!

   浴场经理眉头一皱,心想,这次碰到五不烂了。

      前几天在长沙夜生活网发帖记得说过,随着法律意识的增强,慢慢对于吃霸王餐的角色,我们已经不打人了。就这个事我专门和长沙市局搞治安的朋友探讨过,像这种吃霸王餐的,如果送去警局有用不,结果公安朋友说目前的治安法规上对于这种情况还木有明确的规定,送去了,他们也很头痛。不好怎么处理。

      心里打着歪主意的童靴你们不要得意。场子就算不动手了,碰到吃霸王餐的角色也不会轻易放过的,咱赚的都是血汗钱,都是服务员一杯茶一杯饮料这么辛辛苦苦这么攥出来的,几千块钱,你想耍个死狗就完事了?门都木有。

     那怎么办捏?

     哼哼,童靴们啊,说出来吓死你们啊,毛骨悚然啊,桑拿场子经理的损招多啊,那叫满清十大酷刑啊!

     我记得那是冬天,最冷的时候,一见这个五不烂耍泼皮,也没太惊慌,淡淡说了句,你有病是吧,怕是发烧吧,西爷给你去去火呗。转头吩咐保安,去,把这位哥哥的浴服上衣扒了,留条短裤,架到大门口去凉快凉快。

    我们大门口那是灯火通明啊,这个老满哥就这么被几个保安坏笑着丢到门口去立正去了。一开始这丫还装出一副满不在乎英雄就义的形象,可扛不住那是零下两度还下着小雨啊。进出的客人那叫一围观啊,各位童靴,如果你某年冬天穿着羽绒服,惊讶的看见在某大浴场的门口,一光着膀子穿着条短裤露出两排雪菜捞排骨的猛人搁冻雨里上蹿下跳兼打猴拳的,恭喜你,那就是这一幕了。

    浴场在大堂足足抽了两支烟,才慢条斯理走到大门口叫保安,别冻坏了这位满哥,来,拉到聚光灯那儿烤烤。我们木有动这位一个指头吧,反复两次,保安将他拉到干蒸房里蒸了一会,待这位爷缓过来,怂了。愿意叫家里人来结账了。可问题就出在他们家身上了。电话一通,还没等大堂经理把话说完呢,他娘直接就嚷嚷,又是噶号路,我告诉你们啦,他专门在外面搞些噶空路的啦,我们一屋都是恰低保的,哪里有钱一付就是八九百的咯。我还警告你们啊,莫打他啦,他有病的啦!

    我靠,一屋子全是标准的五不烂啊!

      擦擦鼻子,正准备再给这丫的来回冰火九重天然后送到派出所去拘留天把算了。没想到老板那天可能是打牌赢了钱心情大好,来了句,算哒,跟这号五不烂计较做什么,丢出去吧。就这样,这位老满哥捡了个便宜,看那小身板,也没人想打工抵债这码子事了。这是我在长沙做桑拿浴场第一次没有搞定吃霸王餐的遭遇,不过越想越气,临了还是将这个五不烂原汁原味的就穿着那条短裤丢出去了。这种白吃白喝的角色,总得受点惩戒。

 怀孕9个月还在桑拿浴场里瞎搞的少妇

     严格的说,这个故事不怎么算是发生在我们桑拿场子里的,不过亲身经历的这桩子事儿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得颇有点连编故事都想象不出的地步。所以浴场经理还是将这个故事讲给大家听听。

     某次我一大早就去某个机关办事去了。晚上下班就早了点。我下了班就坐在网吧里看电影,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网友磕牙花子。忽然马化腾咳嗽一声,有个网名叫寂寞蔷薇还是什么孤单玫瑰的加我。

     大家都知道啦,这个网名一般是取得越诱惑,真人版就越恶心。在线名人娘们的网名是我爱王嗡嗡,好歹还有点后现代主义的味道。可这丫的居然有个网名叫纯情多金小处男,我呸,这叫人名儿么,再说啥叫处男,这年头有处男么?畜生一样的男人,简称处男。请允许我吐一会先,各位童靴。 所以我就搭理都没搭理。可是过了一会儿,对方又发条信息过来,你需要援J么?

       援J是日本人发明的词儿。这几年在中国也盛行起来了。不是说有个大学百分之多少的女生都玩这立个龙么。其实说白了就是金钱交易,长沙话的吃快餐。公安的朋友说,别以为网上援交的真是饥渴少妇在校女生,其实一水儿全是发廊妹,职业选手。大家不要信这个路。

     虽然在桑拿会所做经理但是我也纯洁啊,纯洁得就像一泓泉水一样的清澈,透明-----那个什么淑女,你敢吐,再吐,把你拉到男宾部去看棍王大会,腻死你丫的。就加了她了。对方叮咚就发条信息,我是孕妇,九个月了。你想换下新鲜口味么?

    碰达你的鬼咧,这是会出人命的路咧。这时候好奇心真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就要求视频,摄像头一看尼玛啊,还真是一货真价实的大肚婆啊,这社会啥时候发展到这么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啊。西哥当然就劝她啊,说你再饥渴再憋不住,弄根黄瓜止止痒也就得了呗,怎么在网上玩这么重口味的调调啊,你知道招来的是什么人啊,要是真有不要脸的男人乐意,那会有生命危险的啊!

    对方沉默了一阵,然后说,你是好人。不过我一天没吃饭了。我饿,我要养我肚子里的孩子。

    这年头还有这样怀孕9个月没饭吃的?我心肠不坏啊,再说那阵儿扎西才走,正心情不好啊,考虑了一阵就说这样吧,我这快开夜宵了,你要真没吃饭可以来我这吃顿饭,车钱我来给。不过别的主意就别免谈了。我也不怕她能玩什么歪点子,我这身边大把小弟呢。

    那孕妇还真来了。黑黑的其实很年轻,一问才21岁,肚子已经高得跟吹足气的篮球似的了。可能真是恶惨了,到餐厅一顿猛吃。西哥就坐旁边抽支烟,也没说话,等她吃饱了叫服务员倒杯水给她,这才问,怎么回事啊你,不晓得这玩意不适合你么,不知道要说出了事,那就是一尸两命么?

    那女的表情很平淡,说自己是广西的-------靠,又是广西的,去年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做美发的男的,就私奔到长沙来了,两人就同居怀孕了,可两个月前那男的缺德带冒烟的人间蒸发了,留下她一个人大着个肚子在长沙,这要吃要喝的,又不想回家,实在没辙,就上网找援J,赚点皮肉钱。也还真时不时有男人做她的生意,浑不顾这样随时会大出血。

    那你以后怎么办,我问。那女的幽幽叹了口气,说还能怎么办,等小孩生下来,想办法卖了,自己再重新来过呗。

    我也没话说了,这年头,真是你饿死冻死了又怎么样,一边是挥金如土肉山酒海,一边就是左妹子啊这个孕妇这样的底层为了一口饭发愁。最后我就给她把浴资结了,给了二百块钱,说你还是回广西吧,要不到你临盆怎么办,然后把她送走了。

    这女孩子回没回广西我也不知道,很长一段时间后,我都不记得这件事情了,一天晚上这女孩子又在网上和西哥打招呼。一看视频还真是她,肚子平了,估计孩子也送人吧,漂亮了不少。

    我记得你,你是好人。现在我没事了,还在长沙,需要我陪你么?那女孩子问。

    不需要。西哥打了一句话过去。然后,随手就把她拉黑了

桑拿浴场进来个疯子

      这个故事桑拿浴场经理以人格保证,绝对是真实的,而且里面当事人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因为,这个故事在我们桑拿场子里至今传为笑谈,老服务员还会将给新服务员。

    一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居然进了男宾,洗了澡,又去康乐玩了健身器械,居然再去做了个1个多小时的泰式,然后,出来到大堂了才发现是个疯子。我们至今都没想通,这家伙是怎么进的男宾部怎么拿的手牌?因为接到报告下去大堂亲眼看见这个疯子的时候,他正坐在沙发上光着脚丫子手舞足蹈玩中国达人秀哪,一身臭不可闻。西哥捂着鼻子过去问,哎,哎,你知道自己是谁吗你。

    那丫的鼓起眼珠子望着西哥,一字一顿的运气,我,代表,云南人民,对你们进行审判!审判你妹啊审判,这下子谁都知道,这人不正常了。拿账单一看,也不多,200多块。问题是我搁那楞了半天就想不明白啊,这么明显一疯子,他是怎么通过这么多部门这么多流程的他?

     对讲机呼来各部门一问,得,男宾那阵儿忙死了,鞋吧头都没抬就把手牌给他了,等他扒光了去洗澡,就随着大流换了浴服进了康乐。康乐主管就是那个最喜欢看帅哥的小姑娘倒是还和他打了交道,见他一个人在健身器械那跳舞,上去问他要什么饮料不,结果这位爷瞪着眼睛冲她叫,蒙牛---酸酸乳!蒙牛---酸酸乳!她以为是个酒醉癫子呢,再说长得又不帅,呲牙咧嘴跟攻击长沙夜生活网那些人似的,也就木有搭理他。然后神人兄又稀里糊涂的给推销员引进了按摩房,反正推销员推销啥他老人家都说是是是,不就做了个泰式又下来了?

    得,从上到下,这叫猴吃麻花----满拧!

    那这人怎么办啊,人一神经病,你也不能打他不是,我就转悠三圈,心生一计。那阵儿我们和长沙另一个浴场正竞争得激烈呢,我就叫保安提拎着神人兄那臭得要死的领子给拎出大门去了。每个浴场门口都固定了十几辆出租车,一的哥就摇下车窗问,经理,送客啊。

    是啊,送客啊,我说,就把神人兄塞进了的士后座,给了的哥10块钱冲的哥说,你把他送去某某浴场吧,赶紧着的哈!的士吱的一声就开走了,我带着几个小弟这顿奸笑啊,拿手掌做喇叭冲车尾灯喊,喂,那里还有个某某浴场,你克害他们咯!他娘的话还没落音哪,那的士吱一声又倒回来了,速度比开出去的时候快多啦,浴场经理就一头雾水的问的哥,哦该咯,哦该回来做么子咯。

    我肯定要回来撒,的哥叫撞天屈,上车他说他不去那个浴场,我不就问他要克哪里哦。

    那他要克哪里嘞,我好奇的问。

    他港去昆明啊!的哥悲愤的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网站地图

GMT+8, 2020-5-28 13:32 , Processed in 0.08802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长沙夜生活网-长沙夜生活最人气第一门户网站

© 2001-2019 www.0731yewang.com

返回顶部